中國噴嘴(噴頭)及噴射系統的領跑者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關注《穹頂之下:柴靜霧霾調查》

柴靜復出了,帶著她的《穹頂之下:柴靜霧霾調查》。

據文匯報報道,這部由柴靜、優酷、人民網聯合首發的視頻有100多分鐘,截至《穹頂之下》發布12個小時,它的點擊量破600萬次,評論超過1.2萬條,并以每小時新播50萬次的播放量迅速增長,創下嚴肅題材公益類長視頻的播出紀錄。

自2013年底從央視辭職,赴美產女后低調回京的柴靜許久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再次亮相,卻是以一個母親的身份,重疊了央視主持人、資深社會調查記者的角色,因沒有出生就身患良性腫瘤的女兒引起了對霧霾的關注。

在視頻中,她圍繞“霧霾是什么、從哪來、我們該怎么辦”,采訪了大量的專家學者、各路官員、工棚廠礦,抽絲剝繭地展現了霧霾治理困境中各色人物的立場與態度。

柴靜把這份執著歸結為“我與霧霾的一場私人恩怨”,那么看完了視頻,母親柴靜與霧霾的死磕將改變什么?

新浪專欄作家“娛樂資本論”從媒體營銷角度大贊柴靜在此時公布視頻的英明決策。

拋開周末公布,給廣大網友、媒體留出空白時間用來期待“周一見”的牽腸掛肚之外,柴靜可能更加著眼于在3月即將開始的全國兩會前期引爆輿論話題。

觀察者網分析入微,“兩會即將召開,綜合目前消息來看,環保將成為兩會主題中最確定、范圍和資金容納程度最大的主題。2015 年對“十三五”環保規劃的討論,將掀開環保產業新一輪投資周期”。另外,今年是環保“十二五”規劃的最后一年,也是中央政府和環保部開始討論、制定“十三五”規劃的年份。

人民網對柴靜的專訪,更加暴露了柴靜團隊獻計獻策,借此推動相關部門治理霧霾的初衷。

柴靜對人民網記者表示當前《大氣防治法》正在修訂,除了演講,她將采訪的資料和稿件都發給了全國人大法工委,希望能為法律修訂帶來一點參照。

此外,她將稿件也發給了正在制訂國家油氣體制改革方案的小組成員,并得到反饋。

“娛樂資本論”猜測,此次的環保議題設置,能不能引發全國兩會的討論,并達到柴靜團隊所設想的通過輿論倒逼當局的效果,仍需拭目以待。

柴靜的視頻中有這樣一幕,每天子夜凌晨,北京的PM2.5數值比車流滾滾的白天還要高,為了一探究竟,她來到延慶,調查柴油貨車排放不達標并大面積造假的現狀。

片中講述,外地半夜進京汽車大面積造假,合格證全是真的,車型也全是真的,環保部門也發了國四的綠標,只有那個車是國一的排放標準,卻沒有一個部門去檢查,這成了“行業的秘密”,這種不達標車輛顆粒物的排放量就是國四車的500倍。

大貨車排放的設計缺陷問題歸哪個部門管?

柴靜從下面的回答中發現了執法主體虛置的問題——環保部:聽說不是我們;工信部:絕對不是我們;質檢總局:好像是我們三家。

對此,環保部門處境尷尬,“不敢張嘴,怕別人看到我們沒牙”。

不執法的結果就是逼別人作假。

造假的車企老板說,如果環保部能夠去執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車輛,我保證第二天就生產真的,否則的話我生產真的,別人生產假的,明天我就垮了。

全國觀眾面前被人扒光“沒有牙齒”的尷尬,環保部能否硬得起來呢?說到底,治霾不是環保部門一家的事情,治地方各級主要官員腦子里的霾才是難題。

片中還直指我國油企壟斷,中國最好油品比發達國家低2個等級,只要提高一個等級,污染物排放量就可以減少10%。

為什么我們不趕緊把油品弄的干凈一點呢?

原來,在我國,國家車用燃油質量標準是由石化石油行業主導的。自己給自己制定標準,石化行業怎么能狠得下心,“國家標準不夠高”成了蒼白無力的借口。

死磕霧霾的柴靜接著問環保部、環科院參與制定油品標準的人,你為什么不把標準定高一點呢?環保部門和發改委卻對石油石化企業無可奈何。

國家發改委某官員道出無奈:“人家(石油石化企業)根本不搭理我們,他副部級單位,你拿什么招啊,你價格司今年不漲價,明年逼上門來,你漲不漲,不漲我斷供了”。

柴靜毫不怯懦地指責對石化石油企業“中石化已經是一個世界500強之一了,剛剛公布的是去年營業收入2萬億,如此龐大一個國有企業了,為什么不能夠在關于環境問題上能夠更多的承擔起自己的社會責任呢?”

國家部委都不放在眼里的兩桶油,會理會一個和霧霾死磕的母親嗎?

穹頂之下》里,柴靜還講述了這樣一種現象,有些真心想搞環保的企業因為搞環保而不得不加大投入,生產成本因此加大,導致產品的價格上升。反觀那些污染企業,因為不搞環保則生產成本相對較低,導致產品的價格更具競爭力,迫使環保企業要么失去競爭力,要么放棄環保。

據新華網報道,2013年5月環保部發布華北平原排污企業地下水污染專項檢查的通報,對88家企業處以污染罰款,罰金總額613萬元,平均每家不到7萬元。

財新網專欄作家陳立彤對此評價,“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一些企業投巨資搞環保,卻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境地。”

多年來,唯GDP論、片面的政績觀讓地方政府為了財政稅收對污染企業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陳立彤認為,“我們的行政立法、行政執法及公檢法司對污染企業的懲處似乎總是羞羞答答,好像害怕受害者們或原告們會把污染企業訴垮、把GDP給拉下來,從而有意無意地在縱容,好像在一場足球比賽中吹偏哨,把捉奸犯科的都留在了場上,把老老實實打比賽的全都吹下場”。

最終,穹頂之下的霧霾成了每個人的噩夢。

柴靜攜《穹頂》歸來看起來已經順利主導了媒體圈的輿論議題,一場母親與霧霾的死磕能否帶動起更深層次的推進,僅是一場感動的盛宴,還是一次真正的公民行動,讓時間來證明吧。

來源:新浪http://news.sina.com.cn/c/zg/jpm/2015-03-01/1537727.html

聯系方式
0514-86821475(銷售)
0514-86828555(傳真)
丛林登陆